你不再需要给我个答案_人民不再需要冯小刚

发布时间:2019-02-08   来源:感动文章    点击:   
字号:

【www.sbbzjw.com--感动文章】

人民不再需要冯小刚

  人民选择了冯小刚,同样能抛弃冯小刚。

  01

  《手机2》杀青了,沉寂两个月的冯小刚发了篇《十问崔永元》。

  他说,崔永元是小人流氓,“一个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的、嚼过三遍的甘蔗渣”。

  有人调侃,这么多年过去,冯导怼人的风格还是那么直白,那么粗粝。

  他怼过同行。

  《私人订制》口碑滑坡,他连发7条微博,说影评人不懂装懂,“拐俩弯你们丫就找不着北了”。

  2010年,行业传出“电影退票制”的呼声,他面对媒体当场爆粗,“我可以给俩字——狗屎”。

  他怼过观众。

  第20届上海电影节,谈到垃圾电影的源头,他说“是因为垃圾观众也多”。

  舒淇被网友攻击,他在微博上反击,“骂你们是畜生,都侮辱畜生了”。

  他当然也怼过记者。

  自己的住所被曝光,他在《天下无贼》的发布会指着记者说,“我TM真想抽你”。

  当着陈凯歌、张纪中的面,他同样指着“挑拨离间”的新华社女记者说,“你挺操蛋的”,对方泪洒现场。

  当时,反对者说他素质低,尚有支持者夸他“骂得好”。

  其实出身平民的冯小刚,早年间并不是这副怼天怼地的模样。

  他的姿态低得很。

  80年代,他在北京电视剧中心做美工,经王朔帮助成了导演。

  他能把王朔的小说一个字不差地背下来。

  导演叶京回忆,初识冯小刚时,他天天叶老师长叶老师短。

  ldquo;冯小刚夸人有个特点,在你不在的时候,跟你最好的朋友夸你”。

  拍由王朔小说改编的《甲方乙方》时,怕无法过审,他给王朔打电话,诚惶诚恐,问能不能不署他的名字,还送去了5万块钱。

  后来再想用王朔的小说拍《一声叹息》,但对方不接电话,他哭着去找叶京帮忙。

  饭局上,当着王中军、王中磊,冯小刚哭着问王朔,朔爷为什么不给我面子啊?

  《一声叹息》拿了埃及电影节的奖项。但王朔对记者说,那就是个中国乡镇企业奖。

  冯小刚一听,又哭了。

  但多年过去,情感丰沛的冯导,最终是把炮火指向了自己人。

  喜剧综艺上,他对演农民的选手说,“别装憨厚了”。

  因为对机场餐厅口味不满,他插着腰,大声斥责服务员10分钟,“你叫人怎么吃”。

  网络恶评如潮,“冯导膨胀了”。

  02

  冯小刚的确有膨胀的理由。

  他一度能让所有人笑,“我从事导演最大的成功,就是学会了拍观众的马屁”。

  90年代后期,所有人都需要笑声。但笑声又那么稀缺。

  1998年,如日中天的陈佩斯演完了小品《王爷与邮差》后,就此作别央视与春晚。

  王晶“纯搞笑+软情色”港片日渐衰落,观众笑完了也就忘了。

  周星驰的电影能打动80后,中年人却看不懂。

  张艺谋与陈凯歌拿下国际大奖,但作品要么无法上映,要么过于沉重。

  冯小刚准确的把握住了国人的心态,他用一种大杂烩的方式,撩拨起几代人的痒处。

  那时,他关注的永远是小人物,视角足够平民。

  《甲方乙方》让普通人圆梦,《不见不散》讲述了简单的爱情,《没完没了》带着京味的幽默与温情。

  《大腕》里既有大牌明星,也能适度讽刺一下现实。

  对当时的观众而言,这就足够了。三部冯氏喜剧接连拿下贺岁档的票房冠军,没有一部低于3000万。

  有人评价:中国并不缺深刻、艺术性浓郁的作品,却罕见有观众缘的“俗片”。

  他说,那是自己把握住了“人民性”。

  刘震云认为,冯小刚导演的电影是“挂羊头卖狗肉”,他的商业电影第一不杀人放火,第二不脱衣服,几乎没有色情和暴力。

  ldquo;从《甲方乙方》到《集结号》到《非诚勿扰》,特别符合中国特色。”

  当然,观众也没有别的作品可选。

  2008年,冯小刚50岁,有人问他,好多年前就说要退休,现在还不退,是不是钱没赚够?

  他说,确实想退,“但人民群众需要我啊”。有观众对他说,老冯,明年还得接着弄啊。

  那一年,《非诚勿扰》上映。

  他转过电影院,场场爆满,观众乐得直跺脚。他觉得,自己就是能抓住观众的笑穴,“你不笑,可能你打了麻药吧”。

  他没有意识到,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结束。

  03

  积累了观众缘的冯小刚,一度以为自己可以永远代表人民。

  但人民的口味越来越刁,不那么容易笑了。

  他们不仅需要温情和地气,也渴望更密集的笑点、更有趣的故事,更新奇的讲述。

  宁浩的“疯狂”系列告诉观众,喜剧也能拍得很酷。徐峥的“囧途”世界,让观众笑得跺脚,电影院的墙漆都震下来了。

  开心麻花来了,他们有剧场时代打磨出来的编剧流水线,笑点一个接一个。

  从《夏洛特烦恼》到《驴得水》,再到《羞羞的铁拳》,动辄拿下10亿票房。

  大鹏的《屌丝男士》系列火了,前三季达到14亿的点击,相当于每个中国人就会看一次。

  这个时代,面对现实的压抑,人们更愿意用自嘲排解。

  那段时间,冯小刚发了条微博,“自己是屌丝,那是自贱”,“是脑残群体”。

  少有的,网友们开始在下面留言反讽:冯导,我是屌丝,不懂您的高端。

  不是屌丝的潘石屹也公开表示,“我也觉得,冯导解释的不对”。

  Get不到人民笑点的冯导,人设也随着冯氏喜剧的衰落,渐渐破碎了。

  2016年,因不满万达对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排片低,他发文质问王健林,引来王思聪的回怼。

  旁观者看得不亦乐乎,但网友说,这一次,我站思聪。

  冯小刚不在乎,爱站谁站谁。

  他写书,当演员,成为口无遮拦的另类网红。

  他甚至开始登台一展歌喉。

  在《我是歌手》上,他深情演唱《那些花儿》。

  拿了金马影帝后,他与小鲜肉一起,在工体演绎《爱的代价》,一脸沧桑。

  台下,依然有听者泪流满面。

  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还是2011年上《小崔说事》那次。

  刚一上台,他就唱了首充满禅意的《星》,跑调了。

  崔永元说,“你有的电影比这歌要好的多,有的电影可能还不如这歌”。

  冯导脸色一下阴沉了,似乎想回怼,忍住了。

  当时,《手机》上映已过8年,但还是有人说,片中的严守一是在影射小崔,后者陷入抑郁。

  那个时候,部分人民站在冯导这边。

  时至今日,人民跳反了,轮到冯导抑郁了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sbbzjw.com/gandongwenzhang/299568.html